为什么全世界都有女性电影节?
头条

2019-10-04 00:00:00



01

女性电影节遍布世界每个角落


女性电影节的概念在西方早已不新鲜,丰厚的理论资源与日益完善的社会理念提供了生长土壤,多年的运作经验孕育出成熟的架构与良性的运行机制,使得女性电影节本身又能够反哺社会,促进它的多元与平等。


从二十世纪初电影工业诞生起,女性就成为了参与者,到六十年代中期时,已经有两百多位女性导演过电影了,但长期以来女性工作者都处于无名的状态,在各类记录之中始终缺席。值得欣慰的是,六十年代同时也是一个分水岭,女性主义运动的兴起和学界对女性电影的关注让女性主体开始显现。1972年,纽约第五大道电影院举办了世界上第一个女性电影节,女性在电影中所发挥的作用第一次得到了集中的展现。


在近半个世纪的时间里,女性电影节已经在世界各地生根发芽。


巴黎,以边陲小镇克雷泰伊(Créteil)命名的女性电影节已有四十一年的历史,自1978年创立以来,致力于发掘女性电影人并提升她们的地位,而借由这一平台,女性电影人们所进行的探索已超出行业的局限,主题丰富的论坛与研讨会为开拓人类的价值观念与精神自由做出了许多努力。


马德里女性电影节以圆桌会、工作坊、讲座等多种形式促进女性电影人之间的交流,目的是为本国从事电影行业的女性提供一个的平台,涉及从教育、制作到市场投放的各个环节,为女性进入电影工业提供便利。

土耳其,作为一个在性别问题上相对保守的穆斯林国家,却有来自民间自发的力量来推动电影节签署合约,通过性别平等协议的方式来争取男女导演参展比例的平衡。

首尔,亚洲最古老的女性电影节在这里创办,为亚洲女性电影提供了难得的展示空间。尤其为韩国本土电影产业挖掘了一批优秀的女性电影人,在切实提高女性权益、反对性别霸权方面做出了卓有成效的努力。


02

“终有一天,我们不再需要女性电影节”

在世界的不同地区,女性电影人的状况各不相同,但即便是在性别平等理念更为普及和深入的欧美,电影行业也依旧是由男性主导的,女性从业者的工作机会十分有限,女性电影节则提供了一个展示与交流的空间,不仅让优秀的作品有更多的机会得到大众的欣赏,更重要的是形成一个良性的机制,在理论与实践层面提供更多的可能性。目前,世界上的女性电影节数量在不断增多,这意味着每个女性电影节都可以作为一个节点,汇集起来成为相互连通的网络,发挥更大的社会效用。


悖谬的是,如今我们依旧需要女性电影节为女性的作品争取放映和传播的机会,让大众了解女性视角与女性精神,也为女性从业者创造更多进入电影产业的机会,似乎“女性电影”与其他电影不同,但“女性电影”并不应该存在任何特殊性,这种划分本身就没有将“女性电影”与“男性电影”(如果存在这样一种分类)放在平等的地位上加以考察。


圣安德鲁斯大学电影学系主任与电影节研究学者蒂娜·艾欧达诺娃认为,最理想的状态是,终有一天我们不再需要女性电影节。而如今,性别平等是一个远未能实现的目标,在电影行业更是如此,女性电影节仍要在重重困境中发挥自己的历史使命,为电影行业内外带来一些改观。



03

困境

女性电影和女性从业者所面临的困境依旧是多重的,比利时布鲁塞尔“她们的电影节”的创办人玛丽·韦尔梅朗认为女性工作者在职业领域会因传统的家庭与生育观念受到更多的束缚,在电影领域,女性也面临着更多的挑战与质疑,男性的视角与声音占据着主流,女性的眼光却往往被忽视,目前的女性电影的评选远远不足,这恰恰是我们需要改变的局面。


蒂娜指出,女性电影节实际上还只是一个很小的圈子,处于一个相对边缘的位置,但其实女性可以拍出更好的电影,目前电影行业存在着性别的偏向,好像女性只能当好演员,但是当不好导演,这不过是一种偏见,女性应该得到更多的支持与认可。同时,女性电影节在为女性提供更多展示机会的时候不应被附加任何限制,“马德里女性电影节”主席蒂亚戈·马斯·特勒认为“女性电影”并非只是给女性观众看的,女性导演拍摄的电影类型不应受到局限;蒂娜也认为,不应该存在性别预设,女性导演有能力拍好任何一类影片,没有机会才是最为关键的问题,女性导演之所以在纪录片与短片中占有更大的比例,并不是因为她们只擅长这种类型,而是因为它们的预算更可控,对于女性导演来说,获得投资经费是一件更加困难的事情。


更为现实的问题是,女性电影节的规模也要取决于经费、票房与投资,瑞典在这方面是一个楷模,瑞典政府规定女性参与的影片可以获得政府的投资,这对促进女性电影的发展大有裨益,目前瑞典女性在电影业的参与度已经与男性基本持平。然而,在北欧之外的地区,现实的情况都会更加艰难,仅从从业状况来看就不容乐观,特勒指出,办电影节的经费取决于观众和主题,在整个欧洲,女性导演的比例只占到12%,因此女性电影节的资金来源受到很多限制。


这个问题如果从源头上看,又与行业自身的性别限制有关,蒂娜说出了一个非常令人无奈的事实,实际上电影学院的女生比例并不低,但毕业之后真正从事电影业的女性比例却很低,可能只有20%左右的女性会从事与专业相关的工作,其中女导演的数量更为稀少,大部分女性会成为男性的助手。因此,要打破男性在电影业的垄断局面,官方在政策上的扶持起着关键作用,否则女性的表达空间只能一再被挤压,陷入恶性循环之中。


另外,女性电影节自身的力量或许有限,面临着资金、发行等方面的困难,如果能够联结更多的外部力量,如妇女基金会、移民组织等,来改善女性电影的现状,也将会是十分有益的尝试。蒂娜从一个学者的角度对女性电影节进行了整体的考察,认为全球五十多个女性电影节之间的相互联结还不够强大,它们应该寻求彼此之间的合作来扩大的影响的效应。一方面是女性电影节与社会组织进行良性的互动,另一方面是女性电影节内部产生更紧密的联系,都将从整体上带动社会性别观念的改观。



04

柏林在行动!

目前,不仅是女性电影节意欲突破男性对电影行业的主导,主流的国际电影节近些年来也开始在性别问题上采取更多的行动,设置女性单元、关注性别议题以及提供女性电影人的参与比例,都是切实可见的进步。柏林电影节是一个优秀的标杆,今年女性导演参展作品的比例达到了45%,去年和前年连续两年最后的大奖也都颁给了女性导演。


但威尼斯电影节的情况并不尽如人意,今年威尼斯电影节只有10%的参展电影是女性导演执导的,21部主竞赛电影中只有2部来自女性导演,而媒体在宣传上也更多地忽视了这些作品,本届威尼斯电影节主席卢奎西亚·马特尔就这种状况表明了自己的意见,她认为强行分配性别名额的做法即使存在很多缺陷,但在性别不平等的状况下别无他法,只有尝试改变局面之后电影节才能向更多人敞开大门,而且作品质量并不一定会变差。


西方的很多电影节的确已经展开行动了,它们对女性电影人参与比例的保障已经达到了制度层面,即通过签订合约的方式来确保男女导演参展电影的比例尽量平等,尽管在亚洲还很少有电影节签署类似的合约,但在主流的推动下,对女性电影人的关注度也在日益提升。至于是否存在更好的解决模式来推动平等,仍然是未来有待探索的问题,一方面要为女性提供更多的表达机会,打破男性的垄断格局的确需要一些强有力的措施来加以保障;但另一方面,这是否会成为一种新的教条,造成新的性别对立局面出现,也是需要警惕的事情。最为关键的一点是,在平衡性别比例的同时坚持统一的艺术标准,将作品本身放在第一位,才不会失去电影节存在的意义和初衷。



05

女性电影展·如何在中国落地?

女性电影节与社会的关系是一个颇为宏大的话题,世界各地的情况有所不同,不同地方举办的女性电影节会依据其各自的社会状况有不同的侧重点,就社会影响而言也各有参差。如果将语境限定在中国,女性电影节的举办与发展或许有着更为独特的社会意义。


中国对女性电影的关注度近年来在持续升温,国内知名度最高的北京国际电影节和上海国际电影节也对女性力量愈发关注,2018年的北京国际电影节,女性的力量格外突出,15部入围影片中有5位出自女导演之手,最佳影片和最佳导演两项大奖也由女导演摘得;2019年的上海国际电影节则为女性电影人设立专题影展,放映阿涅斯·瓦尔达、维拉·希蒂洛娃、乌拉·施特克尔、洛珊·班尼蒂玛、雪莉·克拉克与李少红这些在电影界极具开拓性与先锋性的影人的作品,让大众关注到女性电影人非同寻常的创造力。


近年来一个更为瞩目的身影是落地于成都的山一国际女性电影展。作为一个有官方背景的女性电影展,山一在各个方面得到了更多政府的支持,这意味着从官方层面也需要更多文化的力量来推动社会思想观念的进步,促进性别平等。电影作为当下最具影响力的媒介,能够有效地向社会大众传播新的思想与视角,这也正是山一国际女性电影展创办的立场:在大众影片的范畴内,从女性视角出发关注女性议题。


在2017年创立之初,山一国际女性电影展的架构就展现出了自己的独特性,它设立了展映、论坛、创投三个主要板块,还有一系列配套的文化、公益活动。展映环节为女性电影人提供了更多展示的空间,为社会提供多元的观察视角,让大众透过电影看到女性的更多可能性;论坛专门探讨性别相关的议题,从女性的角度出发探讨行业问题,推动电影业的自我更新与良性运转;?创投会则为女性创造了更多进入电影产业的机会,体现了山一女性国际电影展影响整个电影产业导向的野心。


今年山一邀请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女性电影节主席及电影节研究学者,召开国际女性电影节主席论坛,就“女性电影节会给一个社会带来什么”展开了讨论,基于各自的经验,大家讨论了电影节的架构及策展方向,并从不同地域的社会状况出发对女性电影人的现状进行了分析。


从左到右分别为玛丽.韦尔梅朗、李沫筱、罗珮嘉、蒂亚戈.马斯.特勒


山一国际女性电影展的策展人李沫筱就中国的状况阐述了自己的观点,她指出山一创办的初衷就没有把女性电影展的重心放在“女性”这个词上,山一不仅要关注电影行业的女性现状,也希望借此推动社会的性别平等意识。另外,与西方女性主义理论及女性主义运动有着漫长的发展历史,已经历了好多个发展阶段,而中国的女性主义发展变化并不是非常明显,李沫筱特别指出山一在做女性主义精神策展单元的时候,国际上已经在进行第四波妇女解放运动了,就我们的社会状况而言,前路还很漫长。因此,山一希望更多普通大众能够看到这样的展,更多女性能够关注到自我。只要让更多的观众看电影,就会对社会有更大的启发。


公益是山一通往社会的另一扇门,从创办起山一就十分关注公益事业,不仅在过去的两年间完成了“视障碍人群公益场放映”、“自闭症儿童观影分享”、“羌秀女性创业公益项目”等活动,今年还创立了“山一公益团”,为四川大凉山的孩子们带来了艺术教育与性别教育的创作活动,以艺术为触发点展开儿童的性别教育,社会观念的转变需要漫长的文化、教育滋养,孩子则代表着社会的未来,教育的点滴积累将会逐步改善社会的不平等性别观念,这已经远远超出了电影或艺术的范畴。

?

06

我们的社会将会改变

女性电影节最基本的出发点是向社会传递女性的声音和女性的视角,但最终的落脚点是平等。正如本届山一国际女性电影展开幕片《春潮》的女主角郝蕾所言:“实际上艺术创作是跟性别毫无关系的,希望未来大家都能用一个特别平等的目光去看待所有女性电影人、艺术家和女性作品。


女性电影节不仅关乎行业内女性的生存状况,它同时也为社会大众打开一扇窗口,促进更为平等、多元的性别理念发展。我们依旧面临着诸多挑战:女性电影的曝光度问题、女性电影人的生存境况问题,以及在更为现实和具体的层面上,女性电影节还受到资金方面的束缚,但女性电影节对局面的改善已经产生了不可磨灭的效果,不仅是传播与推广女性电影,促进产业的合理化进步,还在思想与精神的层面上进行了更多开掘,对推动整个社会的性别理念进步有着重要的作用。


作者:安蒂亚


END.

投稿/合作:pmovie-learn


原作者:安蒂亚   
本文由 @头条 原创发布于拍电影网,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分享到
0条评论 添加新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相关推荐
热门标签 更多标签 >
Top 黄片免费播放